小升初隱性和變相考試成主流

2013-12-19 13:53     供稿單位:北京    

出國英語考試有哪些 雅思6.5是什么水平 雅思閱讀評分標準 托福閱讀評分標準 雅思和托福的區別

12 月8日,教育部基礎教育一司司長王定華對外表示,教育部準備近期出臺義務教育階段小升初就近免試入學的指導意見、關于做好19個重點大城市義務教育階段小升初就近免試入學的通知,已經出臺關于指導北京市義務教育階段小升初就近免試入學意見。不允許拿著各種等級證書當作進小學和初中的“敲門磚”。王定華還強調“以改革的精神推動解決包括首都北京在內的小升初階段當前存在的問題”。

義務教育階段免試入學,是世界各國的教育原則。在我國,早在1986年,就被寫入了次制訂的《義務教育法》。在2006年重新修訂并實施的《義務教育法》第十二條中明確規定:“適齡兒童、少年免試入學。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保障適齡兒童、少年在戶籍所在地學校就近入學。”

但具體情況如何?以北京為例。

盡管北京市多次制訂政策要求“小升初”免試就近入學,但具體落實情況卻南轅北轍。從2008年開始,由于教育主管部門把制訂“小升初”政策的權力下放到各區縣,北京市教委出臺的“小升初”政策中,只有就近入學和特長生兩種基本方式,但各個城區出臺了多種入學方式。

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研究人員把調查得來的數據匯總,得出的數字讓人大吃一驚:2010年,北京市8個城區“小升初”入學方式竟高達15種。隱性和變相的考試已經壓倒了免試入學,包括特長生、推優、條子生、共建生在內的入學方式,以權擇校、以錢擇校、以優擇校,似乎成為“小升初”的主流。

近兩年,原有的入學渠道沒有變化,卻新增了學校的幾種挑選方式。在五年級學生中提前選拔初中生成了幾所熱門學校競相爭奪生源的新手段。此外,依據各種證書,獲得各個學校入校的單獨測試,也成了一條主渠道。入學是考試選拔,進校后再把學生分類,也成了各校的通用辦法。現在不少示范性初中校,都存在數學、英語等各類“實驗班”。

多年來的各種強調,規定、政策的出臺等,不僅沒有使北京小升初亂象得到治理,反而更加復雜混亂。面對中學教育資源、教育質量的不均衡,家長從現實考慮出發,不敢放松對孩子的考試壓力,使學校減負,家長課外增負,成了一個無法打破的怪圈。

如今,再一次重申解決北京義務教育階段的就近入學問題,而且是“以改革的精神推動解決包括首都北京在內的小升初階段當前存在的問題”。讓人再一次重獲信心的同時,也疑問重重:多年形成的校際差距多長時間能夠拉平?如何保證以權擇校受到監督?多年“小升初”現象形成的相關利益集團,包括與名校共建的單位,學校辦的各種“坑班”如何被打碎?

其實,大原則教育部相關人士已經做了回答,“很關鍵的一點,就是要促進信息公開,招生過程中邀請家長和利益相關者參與。信息公開是教育部2014年在小升初方面要抓的一項重要工作。”信息公開當然是照亮一切背后操作的陽光,不過也已經是老生常談。近年來,教育部及北京市政府等相關部門頒布了一系列政策法規,要求加強信息公開力度,效果如何呢?

之后,研究人員向北京市教委、市教育考試院、10多個區縣教委、10多個區縣招生考試中心的信息公開辦公室及四個區的34所中小學,共計70個單位,通過快遞寄交申請函和申請表的方式,提出公開2012年北京市小升初招生信息的正式申請,可是回復率很低,僅9個教委發回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4個招考中心給予電話回復,34所中小學均未對小升初信息公開申請做出回應。即使回復的單位,內容也大致都是“正在統計”或者“屬于非信息公開范圍予回答”等敷衍語句。

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研究人員歷時半年,對北京市教委、市教育考試院、各區縣教委、各區縣招生考試中心及東城、西城、海淀、朝陽四區的中小學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在公眾尤為關心的“小升初”環節,信息公開情況不佳,沒有一所中小學在網站上公示當年小升初結果;信息公開監督電話打不通變成擺設。

先有法律做保障,后有規定、規范、通知來細化,結果卻是這樣,讓人怎能不對政府authority性和政策落實能力提出疑問?但愿此次再次重申就近免試入學,能夠有所改變。

分享到:
時時分享勵志成長、英語學習、考試信息、留學動態等。《輕松學英文》致力于為廣大英語學習愛好者提供青少英語、雅思、托福、SAT及留學規劃等權威學習和資訊內容,力求幫助學生提高英語運用能力,在輕松快樂的環境中走向英語成功之道!
責編:張寅